<output id="iutxr"><form id="iutxr"></form></output>
    1. <output id="iutxr"></output>

    <acronym id="iutxr"><legend id="iutxr"></legend></acronym>

    <output id="iutxr"><video id="iutxr"></video></output>

          第一教育:“花鳥魚蟲”皆為課堂:“未來生態學家”是怎樣成長的?

          發布者:新聞中心發布時間:2022-06-17瀏覽次數:10

          來源:第一教育 2022年6月17日

          標題:“花鳥魚蟲”皆為課堂:“未來生態學家”是怎樣成長的?


          不久前,第六批上海市特色普通高中評審落下帷幕,到目前為止,上海市教委共批準命名17所市特色普通高中。


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本輪次全市共產生兩所特色普通高中,全部為上海師范大學的附屬中學,分別是:上海師范大學附屬羅店中學和上海師范大學第二附屬中學。

          特色普高究竟“特”在哪里?今天,我們走進:上海師范大學第二附屬中學。



          科學T大會“小科學家”養成記

          ——要從香樟樹說起


          兩年前的夏天,即將迎來高中生活的薛裕辰,走進了上海師范大學第二附屬中學。


          參觀校園時,學校生態科技研究院里的實驗室、隨處可見的“生態教育”場館,都深深吸引著她。不過令她印象最深的,還要數主干道上的一棵棵香樟樹。


          “我們小區里香樟樹的‘頭’,怎么沒有學校的‘頭’大呢?”一個看似無厘頭的問題,揭開了她和二附中密不可分的一段成長故事。


          秋天開學后,學校的生態教育基地和環境科技基地開始“招生”。薛裕辰鼓足勇氣報了名,筆試、面試……終于成為基地的一員。


          和基地成員一起,薛裕辰和大家一起開始探秘校園的生態系統(濕地,植物,昆蟲和鳥類),了解外來物種入侵的故事,玩轉地理信息技術,體驗戰斗港河的水質檢測,用無人機俯瞰整個校園……寒假的時候,基地學員們還在老師的帶領下,前往鸚鵡洲濕地觀鳥,上海師大的野外觀鳥專家也趕來和他們一起“熱烈討論”。


          不過,關于“香樟”的問題,還一直縈繞在薛裕辰的腦海里。去年暑假,借助學校的“未來生態學家計劃”,薛裕辰決定把“香樟群落結構間距與冠幅之間的相關性研究”作為一個研究項目來進行研究。


          在辰山科研中心專家以及學校老師的一起協助下,薛裕辰對緯二路小公園30棵香樟樹的直徑與冠幅大小進行了測量,還學會了如何制作答辯PPT,如何進行講解……


          有了暑期對“香樟群落結構間距與冠幅之間的相關性研究”的研究基礎,薛裕辰先后參加了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、明日科技之星明星等項目,并收獲滿滿。去年9月,她還收到了來自第四屆世界頂尖科學家·科學T大會論壇的邀請,成為上海全市20位入選者之一。



          從“興趣”到“章法”

          ——和昆蟲對話的“昆蟲少年”


          在法國賽利尼昂的荒石園與蜜蜂對話,寫下名動世界的《昆蟲記》——這是人們對昆蟲學家法布爾的印象。不過在二附中的校園里,也有這樣一位“昆蟲迷”,大家都稱呼他為“昆蟲少年”。


          在“花鳥魚蟲”聲聲入耳的校園畔,學校的“綠色小記者”和“昆蟲少年”王茗瓏有這樣一段對話:


          綠色小記者:大家為什么稱呼你“昆蟲少年”呢?

          王茗瓏:有可能是我經常去學校的鄉土生態園區觀察昆蟲吧(哈哈)

          綠色小記者:你為什么這么喜歡觀察昆蟲呢?

          王茗瓏:我感覺沉浸在昆蟲的世界里,能讓我更好地放松~


          如其所言,“興趣”是王茗瓏研究昆蟲的開端。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學校里的鄉土生態園區,“在不同的時間,總能發現不一樣的昆蟲。”有一天,學完《成為科學研究者》這門課程后,“像科學家一樣思考”這句話一直回蕩在他的腦海里。


          “我為什么不認真研究、統計一下這些昆蟲呢?”他想。


          于是,“昆蟲少年”從前期的盲目觀察,逐漸開始有章法地“研究”。


          學校發現了他的興趣后,還特意為他定制了“成長計劃”:協助他一起制定《上海師大二附中鄉土生態園昆蟲物種調查計劃》和《上海師大二附中鄉土生態園昆蟲物種多樣性調查記錄表》等研究工具,還幫助他利用暑期開展調研。


          暑氣褪盡之后,王茗瓏的調研成果已經非常豐富:學校鄉土生態園區昆蟲多樣性調查的初步鑒定和統計顯示,有多達60種昆蟲,包含8目56科78屬。


          “我未來的職業發展方向會與昆蟲分類學研究有關。”脫胎于當初微小的“興趣”,現在的王茗瓏,已經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成長方向。今年臨近畢業的他,將自制的35件昆蟲標本捐贈給了學校,還把自己研究昆蟲的“成長心路”帶給了基地里的更多“學弟學妹”。



          做“未來生態學家”的搖籃

          ——給所有學生一份“成長計劃”



          陽光雨露、花鳥魚蟲、水澤湖泊,無不是“課堂”。我們應該怎樣利用好這個課堂呢?基于這樣的思考,這幾年,學校給學生們提供了一個特色探究的通道:未來生態學家計劃。


          “課題首先源于真實的生態問題。每年6月,我們邀請辰山課題指導專家來校宣講,雙方互選后確定參與的人選。暑期以后,辰山導師和校內老師的“雙導師”會先后協助同學們“攻關”,完成課題。為了讓學生在答辯評優環節表現更優,我們還會在校內開展模擬答辯,幫助學生優化、修改。”學校任方方老師介紹。


          “小生態家”丁潤竹同學這樣回憶,“我參加了2020未來生態學家計劃,研究的是《柳樹種植方式對土壤污染植物修復效果的影響》。借此,我在第19屆上海市明日科技之星評選活動中獲得“明日科技之星提名獎”稱號。這些經歷,也讓我深深地感悟到要時時刻刻保持嚴謹的態度,認真、踏實地做好每一件事。”


          與選優拔尖的“未來生態學家計劃”不同,學校的“生態科技教育實踐周”,則面向全體學生,提供了一個普適的“參與平臺”。


          “在每學期期末考試結束后的一周,我們的老師們會帶著所有學生參加校園、校外各種生態實踐。讓學生根據時事發展,整合學習內容;另外還會針對每門課程的特點,設計教學、實驗、調查、探究、體驗、觀影、分享、講座、競賽等活動。”


          這種強調“體驗感受和實踐應用”的“實踐周”,已經成為學校跨學科教學的“重要陣地”。學生們隨著成長的節奏,慢慢了解生態之規、探尋和諧之方、掌握觀察之術、研究解決之道、把握前沿之技、形成未來之志,在無意之中已經給自己的“素養圖譜”涂滿了色彩。



          博物學習空間+生態長廊

          ——漫步校園,“察品類之盛”



          在上海師大二附中,有兩個學生足不出校也可以進行生態研究的場所:博物學習空間、生態長廊。


          在校園的一隅,有一座獨立的“標本樓”,現在已經成為讓人嘆為觀止的“博物館”。經過30多年的積累,現在的館藏標本數量已經多達2000余件,其中昆蟲標本有1100余件,鳥類標本近600件,獸類標本90余件,海洋生物標本60余件,植物標本100余件。


          留連其間,生態之美、海島之特、蛻變之彩、進化之路、生態之憂、生態之問、生態之道等七大功能區,都能給人以不同的震撼。聚“大美生態”于“手指之間”,這里已經成為學生選擇性學習和個性發展的“空間”,成為基地科普宣傳、輻射的“原點”。


          校園另一邊的生態長廊,則是開展科普學習和探究活動的“寶地”。


          一個簡單的生態可以如何構成?生態長廊就能給你答案。這里“魚類——植物——水”和諧共生的生態畫面,源于“海綿城市”的構想。“我們在打造了江南園林風情的同時,也借此表達了‘生態’‘凈水’等主題。”學校老師介紹。


          這幾年,隨著數字化轉型的浪潮越來越大,學校的生態長廊又引入物聯網技術,建設具有植物養護和跨區域物種培育功能的“生態創客空間”。比如與學校同齡的獼猴桃園,枝繁葉茂、碩果累累,成為學生了解本區域現代農業發展的窗口,也是開展現代農業研究的實踐場所。


          “我們正在重點建設的河西岸濕地微生態長廊,將其打造成為生態科普和體驗探究的配套基地。希望這些空間,能夠滿足學生校園生態科技問題的探究創新需要,成為師生實施生態科技教育的重要載體與學習空間。”校長蔡文介紹。


        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上海師大二附中所走的特色之路上,無不隱含一種“人文哲思”。即人與自然相互依存、和睦相處的“生態道德”。學校把這種哲思定格成空間,散落在校園的每一個角落。


          鏈接地址:“花鳥魚蟲”皆為課堂:“未來生態學家”是怎樣成長的? (qq.com)



          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不卡